阳光混合氧气充斥这座城市

像世界上的其他一万座城市。

看的见的光与看不见的虚无和着

输送给这座城市人口养料。

百万,千万

寥寥字眼里埋葬人口下的生活:

我们精心得像蚂蚁构造这座城市,

也忙碌得像蚂蚁存在着却好像只是路过。


我们像单纯地渴望活着一样

渴望着黑暗甬道的下一个出口——

可是,我们依然按照路牌的指引

不自主地拥抱人流,涌入车厢

毫无畏惧地驶向又一个

又下一个黑暗的地方。

前进啊,

像与车轨一路摩擦前行的列车,

我们与这座城市碰撞相融,

直到分不清它是青春

还是它就是我们。